掌上怀化
明升 > 新闻中心 > 都市新闻 > 正文

寻找怀化失落的文化印记│钟泽国:守护与传承侗医药文化

1

晒干的侗药。(蒲佚明 摄)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更孕育了千万道地药材。新晃侗族自治县,森林覆盖率达67.5%,其中有着丰富的药材。这里世世代代生活的侗乡人,依靠祖先流传下来的侗医药文化,守护着人们的健康。

60 多岁的钟泽国,出生在侗医药世代相传的家庭。曾经,工作之余跟着父亲学习侗药医理,执教四十余年退休后,更激发了他研究侗医药的决心。他开设侗草堂,坚持运用传统的侗药医理给小孩和老人看病。

走近坐落在新晃侗族自治县氵舞水河北岸的龙溪古镇,可以看到古香古色的侗草堂。在一股若有若无的药香里,患者们耐心等待着看病。

侗医药是中国医学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。世世代代生活在山区的侗族人民在与自然和各种疾病进行斗争中,积累了治疗各种疾病的经验,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侗医药学体系,由于侗医药在治疗疾病过程中简便实用,在侗族人民中有着广泛的根基。

“记得小时候,爷爷在山上种植了许多草药。平时有个小病小痛,爷爷就采摘些草药擂烂,用一片叶子包着裹在伤口上,用线系好,或者绑在额头上,没多久就好了。”从小生活在侗乡的蒲佚明对侗医药有着特殊的感情。

“三月茵陈四月蒿,五月砍来当材烧。春秋挖根夏采草,浆果初熟花含苞。”古老的歌诀里透露着时间赋予药材的千变万化。和苗医、藏医等其他类别的医术比较,侗医的用药更偏向于草本类,动物、矿物类医药其次。

钟泽国说,侗医有指草为药的说法。在侗医眼里,山上的植物都可以入药。山上的这些野生植物,都具有一定的药性,用法不同,如用药的部位、制法、服法和用量不同,药效就不同。

侗医还具有神秘性的特点,体现在用药神秘,通过长期的经验积累下来的药方,侗医一般而言不会泄露给外人。这些药方,传内不传外,传男不传女,传本地不传外地。慢慢地,侗医便只存在于本地,积累成为一种独特的医术。然而,由于大都是师徒传授、口耳相传,所以比较散乱,侗医药的收集整理,便十分必要了。

人与本草,相依而存,采集与炮制,并不仅仅是一种营生,更是中医药人对药材的守护与传承。钟泽国说,侗草堂的开办,一方面是希望把散落民间的侗医偏方、药方收集、整理,联合其他国内药物研究机构,将侗医用药的草药药理性整理出来,收入国家中药名录。另一方面,是想打造成一个医学交流平台,与同行医师在此做医学上的交流。

在侗草堂药柜里,有一个钟泽国的太公钟凤章留下来的擂钵,现在,钟泽国还会用它来擂制药物。他说,这是一种文化,他希望能够更好地传承和发扬下去。

(本报记者 李青青 通讯员 蒲佚明)

版权声明:本网所有内容,凡注明“来源:怀化日报”“来源:边城晚报”“来源:掌上怀化”“来源:怀化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/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怀化新闻网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责任编辑:余来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